江西南昌角膜内皮移植手术,江西南昌角膜变性怎么治,江西南昌角膜值多少钱

列表头部广告一条

江西南昌角膜内皮移植手术,

江西南昌角膜内皮移植手术,江西南昌角膜变性怎么治,江西南昌角膜值多少钱

  国旅联合近日宣布,拟将公司的“半壁江山”汤山公司100%股权以3.91亿元的价格进行挂牌转让。这一“大动作”遭到公司第三股东和第五股东的反对,并引起市场高度关注。公司董事长施亮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由于市场环境变化,汤山公司近年来持续亏损,已成为上市公司巨大的负担,将其进行转让实属无奈之举。在“止血”的同时,公司加快向户外文体娱乐领域转型,努力恢复“造血”功能。施亮表示,将借助大股东的体育资源,结合自身在旅游方面的优势,通过“体育+旅游”完成业务转型。

  剥离酒店资产“止血”

  中国证券报:汤山公司100%股权挂牌价约为3.91亿元。截至2016年12月31日,汤山公司资产总额、资产净额、营业收入均占公司的“半壁江山”。为何要将这块重要资产转让出去?

  施亮:汤山公司的核心资产是旗下的“颐尚温泉酒店”,已形成较好的品牌影响力。不过,随着南京汤山温泉小镇的规划出台,在“颐尚温泉”周边近年来兴建了很多同类型的温泉度假村,且在硬件条件方面更有优势。而结合酒店的现状,如果投入扩建、引进新项目,整体改造工程的花费很大,在目前的市场环境下很难下这个决心。

  从汤山公司的整体合并损益表情况看,目前处于亏损状态,因为存在大量折旧摊销费用需要承担。从国旅联合的整体经营情况看,截至2016年底,盈利点并不多。要维持这块持续亏损资产非常困难,转让出去也是无奈之举。

  中国证券报:对于此次挂牌转让,第三股东江宁国资派驻的董事施代成投了反对票,理由是公司战略调整未明确;第五大股东杭州之江委派的监事吕晓峰也投了反对票,理由是公司近几次投资决策未能获得市场认可,导致市值发生大幅度下降。如何看待这些问题?

  施亮:每位董事、监事都有发表意见的权利。从管理团队,或者我作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角度看,企业面临的经营困境现实存在。不转型国旅联合必死无疑,转型还是存在很多机会。转型的方向目前已经确立,也初显成效,将从重资产转型为轻资产运营。

  杭州之江觉得公司近几次投资决策未获得市场认可,导致市值大幅度下降,所以投反对票。我觉得转型需要时间去验证,要赢得市场的认可不是一两次投资就能实现。随着转型加速,市场会看到企业的改变,股价和市值最终取决于价值和业绩。如果不转让酒店资产,上市公司每年要背负着两三千万的亏损,这个窟窿很难填补。近期我们会跟江宁国资和杭州之江进行充分沟通和交流。

  中国证券报:公司近期进行了一系列布局,仅上半年就斥资1.25亿元收购北京新线中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51%股权,斥资5493.51万元收购北京粉丝科技有限公司51%股权。这些动作对经营带来怎样的影响?

  施亮:原先的酒店资产一年营收大约在七千万左右,而新线中视2017年的营业收入就达到2.5亿元,承诺净利润3190万元;粉丝科技2017年营业收入6000多万元,承诺净利润1500万元。这两块业务加起来营业收入3亿多元,净利润4600多万元。收购的这两块资产营收和净利远超“颐尚酒店”业绩,完全能够支撑起国旅联合的业务架构。

  而且收购的这两块资产发展前景好。新线中视主要为电竞产业服务,电竞产业近年来发展势头迅猛,前年的市场规模已达370亿元,去年进一步增长至500亿元。今年上半年,电竞项目被列为2022年杭州亚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。新线中视拥有资深团队,国旅联合也取得了“电子竞技嘉年华”的运营资质,结合之前布局将发挥联动效应。

  恢复“造血”功能

  中国证券报:根据2015年年报,公司将“在原有温泉主题公园的核心资产基础上,将体育产业和文化娱乐产业作为国旅联合新的发展双引擎”。2016年年报显示,国旅联合提出“以户外文体娱乐为战略发展方向。”为何选择文体娱乐作为转型方向?

  施亮:这是一个摸索的过程。刚接手国旅联合时,我们觉得旅游是朝阳产业,体量较大,发展前景好;同时,国旅联合的业务模式比较单一,主要以温泉主题酒店异地扩张模式进行发展,通过温泉主题酒店的运营,把周边的地块带动起来,实现上市公司的价值提升。但这种发展模式的最大缺点就是投资周期长,且单一模式给上市公司带来较大的经营压力。

  2014年,当代集团成为国旅联合第一大股东后,我们希望保留国旅联合的旅游属性,同时围绕这方面的消费群体进行服务提升和资源开发,多方位打造经营项目,提高利润增长点。比如,喜欢旅游的人可以看一些精彩的演出,所以把娱乐项目当作其中的转型方向。同时,希望能在酒店温泉区或者南京周边增加一些功能性消费项目,体育项目是不错的转型方向,而且大股东也有一些体育方面的资源,完全可以把体育作为支柱产业去培育。

  中国证券报:转型方面采取了什么策略?

  施亮:目前体育产业比较热,特别是《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》出台后,面对5万亿元体育产业规模的大蛋糕,大家都急于分一杯羹。从这两年的摸索看,体育产业的盈利模式仍不够清晰。我们则在头部赛事IP方面做了一些布局,比如电子竞技嘉年华;通过参控股的公司进行一些布局,比如中国台球超级联赛,慢慢摸索。

  体育和旅游结合起来是不错的尝试。体育产业和旅游产业都是朝阳产业,消费群体的重叠度高。我们可以利用原来的优势把两者结合起来做成“体育+旅游”的项目。比如,在厦门的海洋休闲旅游就做得比较成功,结合帆船运动、游艇运动、离岛游开发一些旅游产品。此外,通过并购基金投资的哈林篮球以及夏季篮球美国游学项目也很不错。希望未来能取得更多突破,形成国旅联合的核心资源和独家特色。

  中国证券报:今年以来,出台了很多打造体育小镇的扶持政策,不少上市公司大举投入,有的公司则打造体育综合体,包括利用单项赛事开发衍生产品。公司在此方面有何规划?

  施亮:无论是自己经营体育赛事IP,或是通过参控股公司经营体育赛事IP,亦或是与合作伙伴一起经营,我们都希望能在掌握一系列体育赛事IP之后,让这些体育赛事IP集中落地在一个区域,形成国际大赛、国家赛事、民间比赛聚合在一起的体育小镇概念。

  通过这种形式把特定的体育爱好者吸引过来,并对区域内的旅游项目、衍生品、培训基地等产业的进行开发,这是我们探索的一个方向。比如,杭州富春的滑翔伞基地,国家滑翔伞队每年都在那里集训,很多国际滑翔伞比赛也在那里举行,于是我们在杭州富春推出了一款“飞翔之旅”的产品。这比单纯的杭州游更有意思。

相关新闻